北京大学国际合作部

中文版 | English | 如何到达 | 友情链接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留学申请 | ORIENTATION | 在校学习 | 毕业事宜 | 留学生校友 | 院系助手 |
首页 > 新闻中心 >
通讯地址:

中国北京市北京大学新太阳学生中心

留学生办公室 100871

电话:

86-10-62751230(学位及进修)

86-10-62757362(短期)

86-10-62752611(预科)

传真:

86-10-62751233(学位及进修)

86-10-62759754(短期)

86-10-62765543(预科)

E-mail:

学位及进修项目 study@pku.edu.cn

短期项目 shortterm@pku.edu.cn

预科项目 pre-uni@pku.edu.cn

【聚焦留学生校友】从“汉语桥”到“一带一路”——柯修的北大情结

发布日期:2015-12-30 17:45:41

文/余物非

2006年柯修在北大
      来自孟加拉国的柯修(Kishore Biswas),是北京大学的校友,也是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一带一路”外语项目孟加拉语教师。16年前,他走近中国;11年前,他与北大结缘;今年,他开始在北大工作。从当初面色稚嫩、羞于交流的孟加拉小伙到如今仪表堂堂、说着一口流利中文的北大教师,对于曾经难以表达的汉语、曾经颇有距离感的中国和这座改变他一生的园子,柯修有很多的话想说。
初识中国,走近汉语
      深邃而充满善意的眼神,端庄而不失休闲的衣着,始终带着微笑的面庞,柯修身上的一切都让我觉得那么亲切,那么值得去挖掘。在我还没来得及说“hello, my name…”时,刚走进房间的柯修就用一口流利的中文问候了我。
      柯修对与中国的“初次见面”记忆犹新,这还得益于当时中国出口商品援助孟加拉国。在他上小学时,新学年开始会发新书,而同时下发的还有书皮,用以保护脆弱的课本。这些书皮多为从中国进口质量优良的厚纸,有的上面印有中国的城市、农村、工厂、花园等图案,图中的烟囱、果树和鲜花让柯修初次接触到这个神奇的国度。而他小时候用的比较耐用的铅笔、橡皮、尺子,都是从中国进口的,上面都写着“中国制造”四个字。虽然当时小柯修不会中文,但端庄的方块字还是激发了他对中国和汉语的兴趣,那时他常把“中国制造”当艺术绘画来模仿。柯修通过中国出口到孟加拉国的商品了解到中国,脑海中也形成了对这个神秘国度的憧憬与向往。此外,柯修还提到了中国功夫。他说,中国功夫在孟加拉很受欢迎,尤其是中国功夫的电影,成龙、李小龙都是孟加拉人喜欢的明星。他当时并不知晓夸张的成分,看到中国功夫能让人具备常人不具备的功能,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便觉异常神奇。这些构成了促进柯修走近中国的最初动因。
     1999年,高中毕业的柯修得知中国政府会为孟加拉学生提供政府奖学金,尽管依旧不了解中国,且整个国家仅可有5人获得资助,但是抱有最初的兴趣与好奇,他报了名,并认真准备考试。就算在考试中遇到直逼高考难度的试题,他从未选择放弃和提前交卷。经过六七百人参与的海选和残酷的笔试、面试,坚持到底的柯修以第一名的成绩得到了中国政府的资助,让他最终有机会亲近中国,接触汉语。
      来到中国的第一年,柯修在华中科技大学学习中文,上了两学期汉语课,而后他边了解所感兴趣的计算机专业,边学习汉语。最初在中国的日子并不好过。比如,他曾在武汉的光盘售卖点寻觅心仪的软件,虽然尽力把中文说得准确,但因为音调有错误对方一直无法理解,他最终说了十几分钟,口干舌燥,也没能买到心仪的软件。多次的尴尬与失望后,柯修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立志学好汉语,说:“我希望我说的话能让所有人听懂,所有人说的话我也都能听懂。希望真正实现交流方面无障碍”。
      以此为目标,他开始以兴趣为导向走近汉语。他说:“我喜欢看电影,用喜欢的事情来学习语言真的很快乐”。每每提到电影,一共看了几十部中国电影的柯修总是滔滔不绝。而由于最初的兴趣,他所涉猎的影片以功夫主题为主。柯修看电影一定要把所有的台词听懂,将不会的词语记下来,不是查词典就是问同学。随着他“吃透”了一部又一部中国电影,他渐渐明白了在什么样的背景下,需要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并学到了一些实用的词语和内涵丰富的句子。比如,在看张柏芝出演的一部电影时,他开始将“随便”一词用于生活;在《李小龙电影全集》中,李小龙的“我不说我是第一,但我也不是第二”让他感受到自信与谦虚合璧的奥秘。
      来到北大时,柯修的汉语已运用得相当娴熟,而他并不满足于此,他以活动和交流为基点继续磨练。2009年,他报名了第二届“汉语桥”在华留学生汉语大赛,并以此为契机继续钻研汉语,了解中国文化。代表北大参赛的柯修读书充实自己,并学习了此前涉猎不多的成语、歇后语,深究了每个词的历史和文化背景。而且,他积极接触中国同学,虽然住在中关新园,但他大部分时间跟中国学生一起吃饭、一起交流、一起玩乐。“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时间都是在中国学生的宿舍度过的”,他说。加之此前的积淀,跟中国学生密切的交流,柯修斩获第二届“汉语桥”在华留学生汉语大赛金奖。而在节目中,他了解到有外国人学习中国的书法、京剧等独特艺术。随后,柯修也开始接触中国传统艺术并在深入学习之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赞赏有加,很是喜欢。

2009年第二届“海尔杯”汉语桥比赛中的柯修
      此外,他还参与了与北外进行的校际的“3+1”辩论赛,并依稀记得当时的辩题是“留学利大于弊/弊大于利”。他认为,“辩论是很好的锻炼语言的机会,不仅是会说,而且要有逻辑地反驳。它要求话要说得又快、又有效、又有逻辑,而且还得抓住别人的问题”。他还说,当时每周四周五下午是很美好的时光,因为在一次又一次的模拟练习和准备材料的过程中,他从队友身上学到了不少语言技巧,快速提升了口语水平。
      多年在中国,柯修在不断提升语言能力的同时深入了解了中国的历史与风土人情,游历了北京、湖北、福建、山西等14个省市,爱上了这里的一切。
学在燕园,师友相伴
      柯修在北大完成了硕士和博士的学业。2005至2008年,他在信息与科学技术学院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计算软件与理论方向学习;2008至2014年,他在信息管理系情报学专业自然语言处理方向继续深造,研究多语言文档自动文本摘取。值得一提的是,他读博时在信息管理学核心期刊《现代图书情报技术》和《图书馆学研究》上共发表两篇论文,学术方面颇有建树。一路走来,柯修十分感谢相伴的老师与朋友。
      硕士期间,他的导师孙斌老师和与他同一实验室的刘培同学对他帮助很大。当时的香山封闭式开发环节让柯修非常难忘。研究的项目是开发北大计算语言所自己的一套信息提取软件系统,主要用于web中中文、英文、孟加拉文的网页内容。为了完成这个项目,导师和同学们在香山的一家宾馆住了一个多月,期间没有人回家。当时,他每天与孙老师和刘培一起编程序。刘培多次与他讨论如何把程序编得更好些,并耐心回答柯修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帮助他一点点提高。“研究之外,老师还会安排出去爬山、一起聚餐,”柯修说,“那时真的学了不少东西,每天过得充实而快乐。”
      博士期间,在王惠临导师的指导下,柯修发表了两篇含金量极高的论文。博士的毕业论文有10万字,这对于中国学生本就不易,对于留学生更是难上加难。最早的开题环节,柯修有什么想法都会与导师讨论,根据老师的建议柯修的题目不停地修改。他记得最初定的题目还有“自动文本摘要中引入语义分析”等等,但最后经与导师缜密分析后确定“多语言多文档自动摘要的研究”为论文题目。每次讨论,老师总是耐心、包容。而对于行文,刘丹同学给予了他很大帮助。因为刘丹之前在某情报学论文出版社做兼职,对论文的编辑与发表比较在行,柯修有什么汉语写作上的问题都会咨询她。一句话要斟酌够不够专业和书面化,遇到比较长的句子需要检查通顺与否,不通顺改怎么梳理一下……这些问题柯修经常咨询刘丹,这也极大提高了他的汉语写作能力。
      而柯修在学业上最重要的精神支柱,非他的爱人莫属。2006年的那个夏天,正在读研二的柯修在图书馆借书,正好有个中央民族大学的女生也在借书,二人就因为一次偶然的借书经历相识,并在之后多次相约一起吃饭聊天,一起自习,由此开始了一段幸福的姻缘。感情上的支持之外,他的爱人还帮助柯修提高汉语写作水平,并且帮在博士论文写作上给予帮助。“当时有些长句子怕产生歧义或不通顺,我总会让她先读一遍”,柯修说。2011年6月16日,二人步入婚姻殿堂;而今,他们的孩子已经一岁了。一次奇特的相遇将素不相识的二人变为比翼齐飞的伉俪,经历之神奇,足见北大图书馆对于柯修的意义。

2011年柯修的结婚照
      师友相伴的柯修,在燕园提高了学术造诣,收获了属于自己的朋友交际圈,更收获了家庭,成为不折不扣的人生赢家。对园子的情感与爱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里,令他难以割舍。
多元北大,心灵之家
      面对“一带一路”项目负责老师、外国语学院亚非语系的魏丽明老师和他的朋友博士生杨伟明的盛情邀请,加之自愿为硕士导师孙斌老师做汉孟英电子辞典开发,继续研究计算机软件,柯修自然而然留在了燕园,开启了自己的教师生涯。作为一个在燕园学习生活了十载的青年,柯修眼中的北大自有别样风采。
      柯修认为北大有两大特色吸引他留下来:一为美丽的校园带给他的归属感,二为丰富多彩的活动。柯修说,他很喜欢北大的校园风格,有的楼古色古香很有历史底蕴,有的楼新兴拔地而起颇具现代气息,博雅塔、未名湖一直具有的独特气质,北园草木植被的郁郁葱葱……都深深吸引着曾经初到燕园的孟加拉小伙和如今已工作成家的有为青年。而且对于来自异国他乡的柯修,北大的一草一木蕴含了太多的回忆。走在校园中,柯修总能想起当时的情景与当年的师友。“这里的环境让我有家的感觉,很温馨。”

2009年夏季,北大留学生青海甘肃之行,柯修在敦煌月牙泉边
      柯修说,北大多元的活动是使他留在燕园的第二个原因。从2005年至今,柯修参与的大小活动非常多,无论是校内活动还是校际交流抑或是代表北大参加比赛。参与的活动颇多助他在北大发展了广阔的人脉。除了一次“汉语桥”和一次“3+1”辩论赛,柯修还对两个活动感触良多。一是2005年至2011年他都未曾缺席的国际文化节,品尝各国美酒美食和风情文化之余,他不仅认识了很多有意思的中国同学,还结识了不少留学生朋友,许多人现在依旧保持着联系。二是北大留办组织的两次中国文化体验活动,一次前往甘肃和青海,另一次前往云南。两次旅程带柯修游历了青藏高原、敦煌、丽江、香格里拉等地的名胜古迹和秀美风光。在与当地人交流中,柯修感受到了中国不同地区民风的差异和颇具地方特色的多种文化,这些深深吸引了他。如此多精彩的活动,不仅促进了他跟中国学生的交往,更带领他在北大探秘世界,在地方读懂中国。
2015年“一带一路”公共孟加拉语文化日活动中的柯修
      在访谈的最后,柯修为向往中国的祖国青年献上了自己的寄语——“来中国一定会了解更多,来过肯定不会后悔,你们一定会喜欢上这个国家的”。此外,对于滋养自己、成全自己的北大,柯修希望北大的校园能保持好绿化,保护好优美的风景,并祝愿北大的教育水平和学术实力继续上升,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路上更进一步。
     从提升汉语,潜心学术,再到收获师友与家庭,留在燕园,十年来的一切,铸就了柯修深厚的燕园情,此处已成为这位孟加拉友人的心灵归宿。
分享到: